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选手园地 >> 内容

第一次与交响乐团合作——张子翰沈子轩兄弟演出的收获

时间:2013/9/27 9:44:16 点击:3618   作者: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小五年级学生 来源:网络

 

       在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紧张”这两个字。因为从小老师就给我许多上台的机会。但是,今年暑假聂耳音乐节上与交响乐团的第一次合作却让我体会到近似残酷的紧张。

 

       2013年8月我们哥俩来到云南聂耳音乐节,参加中国三位作曲家李自立、杨宝智和赵薇教授的《中国作品交响音乐会》。我们将演奏赵薇教授的《红星协奏曲》和《送春肥》。这两首乐曲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弟弟沈子轩演奏的《红星协奏曲》刚在中央音乐学院附小五年级期末考试中得了优秀,我拉的《送春肥》在去年马思聪杯全国少儿小提琴比赛中获得过专业组金奖。这两首曲子我们与钢琴伴奏的合作都很顺利。我们原以为与交响乐团的合作也差不多吧。没想到,这是一次全新的课程、严峻的考验。

  

        8月13日我们哥俩走进了云南交响乐团的排练厅。这时我们才看到:除了我们俩之外,参加音乐会的其他独奏者都是成熟的演奏家。其中包括来自台湾的旅美小提琴家洪寅洲博士,他曾获四项国际著名小提琴大赛的金奖,上海音乐学院的刘念副教授、云南交响乐团的李平昌团长,他是目前国内演奏《梁祝》最多的独奏家。还有青年独奏家梁昆红等等。看到他们我俩隐约感到了压力。作为小学五年级的学生,虽然获得一些国内国际比赛奖项,但跟他们是没法比的。

 

          当我们的主科老师赵薇教授把我们介绍给指挥时,指挥吃惊的瞪大了眼睛,问:“是这两个孩子?”他用手顶了顶眼镜,说:“每人拉一句听听。”乐团几十双眼睛顿时齐刷刷的望着我们。我们各拉了一句,乐团的叔叔阿姨们用弓子敲打架,以示赞许。指挥把屁股从高凳上挪下来,撤走了凳子,站着开始了指挥。

         我们发现:我们与指挥、与乐队对于速度和音乐处理的感觉不大一样。合作中指挥不断的叫停,跟弟弟沈子轩说:“看着我!我代表乐队,你不看我,整个乐队都合不上。” 

 

        轮到我的时候,就更不顺了。《送春肥》是根据河南豫剧音调创作的。为了突出“哏”劲儿,赵老师原先要求我在演奏时不同段落的速度有很多变化。但指挥认为我太自由了。他不断的停下,要求我将局部的速度统一起来。我心里不乐意,怕那会丧失曲子的味道,但我不敢说,只能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指挥对我说:“你这么自由,我们乐队时无法跟你合作的。钢琴可以跟着你走,但乐队那么多人不能就和你一个人的速度。”

 

        第一次排练结束后,万没想到的是,指挥对赵老师说:“我建议撤掉这两个孩子。我从来没有跟那么小的孩子合作过。我要对这场演出负责,对交响乐团的名誉负责。云南电视台要转播这场音乐会,如果因为他俩演砸了,谁来承担责任?” 赵老师微笑着听他讲完,然后说:“是的,他们完全没有与乐团合作的经验。但我相信他们能合作好。请再给他俩一次机会。”指挥想了想说:“明天是最后一次排练,如果不行就拿下。我不会多给一分钟的排练时间。”

 

        回到住地,赵老师把跟指挥商量修改过的总拿来,指导我们练琴。赵老师说:“交响乐是个整体。合作好了,大家都赢。合作不好,大家都输。不要争你对我错。合不上就全错。所以一定要学会看指挥,学会倾听其它声部,与他们的旋律相互衔接,与他们的节拍默契吻合。没有合作就没有交响乐!”老师指着总谱,逐句逐段教我们怎样把握节奏。这是我们第一次看总谱练琴,才知道一行要占一整页,好复杂耶!我们练到很晚。赵老师还说:“中国的琴童都梦想当独奏家,缺少与人合作的精神,不会倾听。所以我们常常有水平很高的学生,但却在交响乐团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从而无法演奏出震撼人心的交响乐。这是你们必须认真学习的一课。 要好好珍惜这人生的第一次!”

 

       第二天,当我俩再一次走进排练厅时,我们就像两个犯了错的孩子,内心忐忑不安。出乎意料的是,排练异常的顺利,虽然在个别局部上还遗留着习惯性的问题。指挥的严厉程度比第一天更严酷,他对弟弟吼叫着:“看着我!”,对我瞪圆了眼睛:“速度!”最终,伴随着乐队全体队员赞许的敲击声,指挥好像默许我们了。他对洪寅洲叔叔说:“好,该你了。”

 

      排练回来,洪叔叔主动对我们说:“你们拉得很好,但弓子不太给力。我那儿有几把意大利弓子,可以借给你们。”开始我们没好意思去。到了晚上,他专程带了几把弓子过来,让我们一把一把试。我们一试,音量果真大了不少。我们一人挑中了一把。

 

     转眼就到了演出那天晚上。昆明的云安会堂灯火辉煌,上千观众座无虚席。经主持人介绍,我们才知道指挥刘明是深圳交响乐团的著名指挥,在美国获得指挥和钢琴双硕士,在国外指挥过丹麦交响乐团、俄国圣彼得堡大剧院交响乐团等很多著名交响乐团。他是为了这场演出专程来云南助力的。

 

    弟弟沈子轩是整场演出的第一个节目。他穿上外公为《红星协奏曲》专门给他准备的红军的服装和草鞋,英姿飒爽,跟潘冬子一模一样。他先向乐队和指挥鞠躬,然后向观众行了一个军礼。整个演出气势如虹,全场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当我第二个出场时,指挥把我让到了前面,一边鼓掌一边把我送上了舞台。演出结束后,李平昌团长对我们说:“百分之三百的发挥!比任何一次排练都精彩!”乐团的副团长李卫东、乐队队长谢海涛、乐队首席曾珂,还有许多乐团的叔叔阿姨都向我们表示热烈祝贺。

     主办单位决定正式出版发行现场演出的录像DVD。还有二十几位全国各地的老师来借《红星协奏曲》的总谱去复印,准备回去给学校乐团排练。马来西亚交响乐团指挥温先生表示要邀请这台节目去马来西亚演出。他说:“要让马来西亚的琴童看到:小朋友也能做大事。”

 

    最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平时一脸严酷的刘指挥第一次对我们露出了笑脸:“你们很有才能!拉得很棒!你们的老师是对的。让你们从小就熟悉舞台,这样你们长大后就会自然而然的感到:舞台就是属于你们的。我也是从小这样走过来的。”

     人生中有很多第一次,每个第一次都是一次挑战。挑战会带来更多的能力、阅历和信心。这一次给我们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习了两个字--合作。

 

  • (北京少儿小提琴教育学会网)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信息内容来自网络由网友发布,如有侵权行为,请留言联系本站。